阿米巴星球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弄玉新作《听雪譜》罗森@微博电子书购买须知微信充值
查看: 4118|回復: 229

奇怪的自尊【上+中+下】——江淮人

  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22-4-19 04:24:20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本帖最後由 zergking 於 2022-4-23 02:30 編輯

我是江淮人,回忆过往,深感碌碌无为,思逍遥断更7载,竟能复活,受其激励,自己也写了一篇短篇小说。
已完结,欢迎批评指教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       【上】
        这次回家,母亲再次提到了我的娃娃亲。
        父亲早年遇大难,所幸得一位朋友相助才得以脱困,两位好友惺惺相惜,愿情谊永结,便许下娃娃亲,无论男女。
        恩公只有一女,我见过的,哎,高我一头有余,还比我宽一个身子,皮肤较黑。看到我时,紧张的黑脸都红了。
        她坐在那里,似一座山,低着头,两只手紧紧地捏着手绢。
        母亲和恩公在一旁攀谈,我坐在山旁,尽管十分失望,但仍竭力维持礼仪。

        在那次见面后,我便以修仙为借口,将这门亲事一拖再拖。
        我练的是天蚕神功,世上罕有人能修习,需要修炼者有一种很特别的体质。
        天蚕神功的原理很简单,就是像蚕一样,自身不断地积累真元,直到一天,终能脱胎换骨,破茧成蝶。
        也许在凡人眼里,能修仙已经很幸运、很厉害了,但我自己清楚,没错,我的体质是很特殊,但资质也就中等,按现在的修行进度,破茧成蝶的那一天,我是死也等不到了。
        而其他那些天赋比我强的人,那些杰出的奇才啊,最终也就那样,能筑基者寥寥无几,比如我们镇上,这么多年了,也就一位红花娘娘筑基成功。

        母亲理解我的不愿意,但家父已经许下诺言。
        我不愿母亲左右为难,便独自上门拒绝这门亲事。
        也许是修仙者在凡人面前自带光环,也许是自知女儿长相丑陋,恩公的笑脸虽然僵在那里,但最终张张嘴,没有反抗。
        很好。
        我松了一口气,打算告辞。
        没想她突然闯了进来,兴奋地看着我,随即又不解地看看爹爹。
        恩公看到女儿,瞬间老了十岁。
        我莫名一慌,随即对这个莫名其妙感到莫名其妙。
        我强行镇定,清清嗓子,还有一件事,我修习的天蚕神功,也许对……呃,贤妹有效。
        她不解地看着我,恩公已缓过来,冷冷地哼了一声,一挥衣袖,下了逐客令。
        我讪讪地表示需要稍作准备,下次再来。
        然后对其一拜,转身就走。
        逃走的走。

        回家的路上,又感到轻松,又感到沉重。
        我对自己糟糕的表现失望不已,又后悔不该慌乱之下胡言乱语,什么天蚕神功有效,完全是一派胡言。我自己突破都遥遥无期……
        嗯?
        也许凡人突破所需要的真元积累会少的多?
        凡人也能积累真元吗?他们能积累真元,就不是凡人了好吧。
        也许我的天蚕神功不一样,能转嫁到凡人身上?
        我不禁屏住呼吸。
        我很清醒,我清醒地知道即使这是真的,对自己的修炼是没有任何好处的。
        但这个念头是如此的荒诞,如此的狂妄,又如此地令人着迷。
        尽管无论是天蚕神功抑或其他修炼法诀都没有支撑依据,我还是偏执地全身心地投入。

        再次登门拜访时,恩公已不再迎接我。
        在仆人的带领下,见到她。
        她面无表情。
        我预先准备好了说辞,谨慎地表示,来帮她调理身体,也就是强身健体。
        她依然面无表情。
        没关系,没否决就行。
        讲了口诀,要她随我坐定。
        关键在我这边,深吸一口气,摒除杂念,开始调动积攒的真元,输送给她。
        一般来讲,我自己修炼一个周天,都耗时甚久,凡人刚接触,肯定耐不住,因此第一次我只打算稍做尝试。
        感觉她有点坐不住了,我便收手停功。
        怎么样?什么怎么样?
        身体有没有哪里感觉不一样?呃……比如这里,我摸着自己的丹田,有没有热热的感觉。
        没有。
        我点点头,按下失望,表示很好,明天继续。

        日复一日。
        这些输送进去的天蚕神功,累积起来相当可观,怎么也该有点反应了,然而泥牛入海,毫无成效。
        唯一欣慰的就是她开朗了许多,不似之前自卑,抑或她想开了,不再记恨我。
        传功之余,她也开始和我闲聊。
        她对我们修仙的事情,很感兴趣,尤其那位筑基的红花娘娘。
        可惜红花娘娘的事迹我知道的不多,至于我自己的修炼,过程其实相当枯燥无聊。

        直到有一天,她低声对我说,爹爹给她安排了一门亲事。
       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这是不再方便的意思了。
        恭喜恭喜。
        一阵沉默。
        然后就是坦诚交代,包括天蚕神功,初入仙门的喜悦,我的筑基无望,这次的试验,毫无进展的当下。
        这所有的所有,一切的一切。
        这是最后一次了,我说。
        反正筑基无望,反正最后一次,不再保留,这次传功,我几近油尽灯枯。
        效果令人绝望。
        我累了,点点头,离开。

        回到家中,没有往日的修炼,躺在床上昏昏睡去。
        半夜母亲将我摇醒,一位仆人在外等我,急急将我领去见恩公,小姐突然昏倒了。
        等我到时,一众人围在小姐床前,大夫紧皱眉头,恩公见到我满脸怒容。
        我心无旁虑,一步跨到她的床前,将老大夫挤开,老人家还想开口,我已经一手握腕,一手扶顶,运转天蚕神功,闭目探查。
        老大夫一看便知我是修炼之人,闭嘴站到一边。

        稍加探查,顾不得失态,我狂喜,我颤抖。
        我高声令他们全都退下,今晚由我护法,另外备好热水。
        老大夫似乎想问什么,但还是退下了。我朝恩公郑重地点点头,恩公叹口气,令仆人依言办事,便不舍地退了出去。

        等到一阵蠕动传来,我便知道是时候了。
        我抹开她脸上厚厚的污垢,特别是眼睛、鼻孔、嘴巴。
        她开始剧烈地呼吸,然后猛地睁开眼。
        大大的眼睛,清澈而明亮,看到是我,满是惊喜。
        我笑了,仰天长笑。
        再三检查无恙后,我微笑着走出房间,宣布小姐没事,交代丫鬟准备给小姐沐浴。

        等丫鬟扶着小姐走出来时,大家都围了上去,发出了惊讶的呼声,一些丫鬟甚至发出了尖叫。
        哼,凡夫俗子少见多怪,我坐在椅子上,头都不抬,悠闲地喝茶。
        等恩公领女儿走到我面前,我才放下茶杯,慢慢站起来,审视我的杰作。
        虽然早有准备,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        她居然变成了一位美人,一位大美人。
        看到我失态,她尤为开心,笑起来的双眼犹如月牙。
        恩公拉着她的手,要拜谢我的大恩。
        我怎受的了恩公一拜,连忙扶起。
        一番场面话。
        她静静地看着我,似乎在等我的一句话。
        我知道她在等什么,但此时此刻,一种奇怪的自尊从心底涌现。
        是我自己嫌弃人家,拒绝履行父亲的诺言。
        现在有何脸面再谈其他?
        为了奇怪的自尊,
        我没再看她,
        也没有说出那句话。

        我走了,而且我知道我没有理由再来。
        我当然没有失落,请问我为什么要失落?
        我当然没有后悔,请问我为什么要后悔?

        虽然筑基无望,但有了这个活招牌,我知道,我要发财了!
        我的报价很贵很贵,但我一点也不担心。
        很快,就有人找上门。
        在一个幽深的,安静的,仆人却很少的大府深处,我见到了买家。
        我猜是一个女人。
        但我没想到是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。
        漂亮的女人为什么要找我?因为她想变的更漂亮。
        好吧,给钱就行。

        一切顺利,比预期的还顺利。
        她果然变的更漂亮了,娇滴翻倍,娇娇滴滴,惹人无限怜爱。
        在她沉迷于照镜子时,我放下茶杯,咳了一声。
        没有反应,我又咳了一声。
        她终于反应过来,拿出银票,这是尾款。
        正当我准备接过,一个白衣身影忽然从天而降,一掌正中我胸膛,将我拍飞。
        在空中,我喉咙一甜,知道不妙,立刻运转天蚕神功,封住伤势,稳住身形落地,打算反击,谁知那白影已经欺到身前,再一掌拍在胸前,登时旧        伤迸发,神功涣散,撞在墙上,无力地垂坐在一边。
        见我口吐鲜血坐地不起,丧失战力,白影才停住身形。
        我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位身穿白衣、头戴红花的中年妇人,傲然挺立,左手还提了个年轻男子,男子抱着妇人大腿,浑身抖抖索索。
        妇人扫了我一眼,又看向一旁的美人。
        一旁的美人早看傻了,直到看清妇人提的年轻男子,才一声尖叫,捂住嘴想逃。
        怎么可能逃得掉。
        妇人捏着美人的脸,仔细端详,啧啧有声,“竟然真的变美了呢。”
        美人眼泪鼻涕齐出,呜咽不断,身子一抖,下身也湿了。
        妇人露出厌恶的表情,一用力,便将美人捏死,扔到一旁。
        男子闻声回头一看,却是美人那无双的脸都被捏糊了,惨不忍睹,吓得立刻抱住妇人大腿,大声哭诉,都是那个贱人勾引我的,我错了,宝宝,我错了,都怪那个贱人,是那个贱人,是她勾引我的,是她勾引我的,宝宝,宝宝,你相信我……
        妇人轻轻将他甩开,走到我面前。
        年轻男子大喜过望,连哭带爬,赶紧跟过来,复又死死抱住妇人大腿,不停喊着宝宝,宝宝,反复亲吻其大腿。
        妇人勾着我的下巴,抬起我的脸,轻笑出声。
        年轻男子闻声抬头,看向我,大惊失色,又看向妇人,终于露出恐怖的表情。

        我被迫看向白衣妇人,五官端正,头戴红花,颇有丽颜,只是舒服日子过的久了,稍有横肉,此刻杀气腾腾,杀中带笑,横肉抖动,甚是吓人。
        而一旁的年轻男子,才真的惊艳,不仅是英俊,还竟然生了一副桃花眼,就是此刻如此狼狈,也端的是气质忧郁而高雅,迷醉人间。

        你能将人变美?
        我想了一下,迟疑地点点头。
        本宫也能吗?
        我大喜,有求于我,性命无忧矣,赶紧点头,又补充道,前辈功力深厚,远超于我,想要蜕变,得好好准备。何况弟子一心修炼,此间纠葛,并不知情。
        她点点头,道,给你两条路,一条嘛,就是从此以后跟着本宫了。
        桃花男子闻言大惊失色,急急唤宝宝,讨饶不断。
        闭嘴!妇人不耐烦斥责。
        桃花男子赶紧闭嘴,只是不断亲吻妇人大腿。
        奇怪的自尊在心底浮现。
        “还有一条路呢?”
        “哼,你若跟了本宫,本宫可助你修炼,甚至,筑基,也不是什么难事哦。另一条路嘛,本宫现在就废了你的仙根,让你永绝仙途,再也不能施放妖术,祸乱人间。”
        桃花男子赶紧跟腔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高攀”,又恶狠狠地用眼睛剜我“你别不识好歹!”
        只是这一副桃花眼,实在没有什么杀伤力,反倒显得妩媚多情。

        奇怪的自尊在心底浮现。
        我知道接下来的回答至关重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     【中】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没错,我修炼图什么呢?
        现在大好机会放在眼前,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机会,放在眼前,还用想吗?
        很简单的选择对不对?
       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。
        我了一眼桃花男,是的,我很清楚后果,但,我,有,奇怪的自尊。
        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自己做什么,我看着妇人,摇摇头:“容我拒绝,而且,是他对不起你,为什么反而要废我仙根?”
        桃花男、仙妇、和我自己,都不敢相信我不仅拒绝还胆敢责问。
        “……因为你得罪了本宫。”
        “他干的勾当,与我何干?”
        “……你拿的钱,都是本宫的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加倍退还。”
        “不是这个”
        “那……”我还想辩驳,仙妇已经手指化剑连刺我几处大穴,“啊……”尖锐而坚硬的真元无情地戳穿要害,我痛苦地喊出声。
        肉体并无大碍,但我的真元,已经犹如大堤溃穴,从几处裂口处不断涌出。
        我赶紧调集真元企图修补,然而不修还好,越修裂口越大了!
        这是何等手段,竟如此可怕?当即停止修补,企图强行静止真元流动,然而真元仍然不受控地狂泻而出,我大骇。
        “放心吧,不会死的”,仙妇很满意我现在的表情,就不再看我,对着桃花男说,“现在,轮到你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宝宝,宝宝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宝宝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,我发誓,我发誓,从此以后只爱宝宝你,我,我,我回去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桃花酥好不好…………”桃花男子抱着仙妇大腿声泪俱下。
        “你呀,你呀……”仙妇看着窗外的云彩,喃喃自语,垂下的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。
        桃花男也用脸蹭着仙妇的手,厮磨着,亲吻着,回应着。
        就这样过了一阵。
        突然,桃花男子一个抖擞,浑身突地僵硬,直挺挺地倒在地上,睁着那双美丽的眼睛,再没了声息。
        我正全力打坐调息,企图阻止真元流失。看到他,看到她,看到他们,看到我自己,叹了口气。
        仙妇闻声回头看着我。
        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,我也看着她。
        她忽又转身不再看我。
        “你拒绝,就是得罪了本宫,”她很平静地说,“今日之辱,本宫必加倍奉还。”
        说罢,她微微侧头,优雅地取下大红花,向后一抛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        大红花,
        美丽的大红花,
        独一无二的大红花啊,
        飘呀飘,
        飘呀飘,
        越过了泪水,
        越过了血泊,
        落到了尘土上,
        他那美丽的桃花眼,正无声地注视它。

        我已穷尽所有可能,真元溃堤也无任何好转,此地不宜久留,我稍作休息便赶紧爬起来,先去她的尸体,仔细搜索,并没有找到我的银票。
        嗨,又赶紧翻箱倒柜,任何值钱的首饰都不放过,收获不多。
        接着便是桃花男,搜到一块腰牌,玉制,上刻一朵大花,细观竟有红纹缓慢流动,一看便知是仙家秒品,价值不菲……就是估计不好脱手,唔,不管了,先收着。
        稍作清点,啧,亏大了。
        真元还在流失。
        临走我回头再看最后一眼。
        那朵大红花,静静地躺在那里。
        我折返轻抚,将他的眼睛闭上,又将大红花收好,离开了。

        走出这个深宅大院,真元还在不停流失,我迷茫了。
        我非常清楚,我已是穷途末路。
        我,无路可走。
        找师门帮忙?
        没用的,她的话,没人可解,何况我的师兄弟们,甚至我的师傅,他们在修炼上都还不如我呢,拿什么解?
        天蚕神功,他们不懂的,没用的。
        找她求情?可以,不是,我到底在搞什么啊,我到底在装什么啊,我刚才为什么要拒绝啊?
        啊?为什么啊,为什么会这样啊,为了奇怪的自尊吗?
        哈哈哈哈,那我去找她,岂不是连最后一点自尊都没有了吗?
        哈哈哈哈,眼泪水都笑出来了。
       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这种绝境?
        不是今天,不是刚才,不不不,和他们都无关。
        我早就无路可走了啊。
        我想起了张师弟,他天赋比我差远了,但他发自己仙途无望时,大方承认了,早早托师门关系,找了份差事,娶妻生子过日子了。
        我呢,我也发现仙途无望,但我躲在师门,躲在修仙的壳里,妈妈还以为我仙途重要,以为我将来会有出息呢,哈哈哈哈,我可以一直骗下去,直到她死去,哈哈哈哈,她还没过一天好日子呢,哈哈哈哈哈,修仙,哈哈哈哈哈。
        修到现在这副境地,一场空啊一场空。
        自欺欺人啊,
        害人害已。
        仙途永绝啊,
        泪流满面。

        终于,我哪里都没去。
        在家门口,我重重地叹了口气,擦干眼泪,走进去,看到母亲正在忙活。
        我走到母亲身旁,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,这票儿的定金,想起这事,我就忍不住难受。
        塞到母亲手里,说,“这阵子在外挣了些钱,妈以后就别太累着了,嗯……我明天回趟师门,师傅一直有份差事想让我做。”
        “哎呀不用,你自个儿留着花吧,明天就走吗?”
        “倒也不急,这次去就那个,嗯,那个,那个差事不错的,薪俸很高,我安顿好,就把妈接过去啦”
        “那你可别耽误修行啊,妈钱够用的”
        “不耽误不耽误,怎么可能耽误修行,放心好啦”
        “不耽误就好,就是……”
    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       “月儿……后天就要结婚了,请柬都发了,妈是要去的,你……去不去?”
        “我操”实在没忍住,说了一句脏话,妈理解我,装作没听见。
        真元流失的更快了。
        我心烦意乱,“妈,我就不去了吧,今天有点累,先睡了。”

        怎么可能睡得着,我心慌意乱,徒劳地做了一切可能的尝试。
        真元依然不停地流失。
        这是我多少年苦修得来的啊。
        这是天蚕神功啊。
       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们流失殆尽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,我都在家打坐修炼。
        我在家,从来不干活儿,妈只要看到我修炼,她就开心,她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不要我干。
        但今天,我只是在装装样子,我早已穷尽手段,但越炼流失越快。
        我真的已经束手无策。
        我的真元已流失殆尽,再过一天,大堤将彻底崩塌,所有的所有都将付诸东流。
        我将不再能修仙,我将变成一个彻底的普通人了。

        这天终于到来。
        妈早早起来,做好三餐,叮嘱我,早上吃这个,中午热这个,晚上热那个。
        我说:“好好好,妈放心。”
        然后妈叹口气,出门了。
        婚宴分两场,中午一场,晚上一场,然后就是洞房了。
        我装模做样地准备好午饭,却发现毫无胃口。
        然后又装模做样地打坐修炼,却只能无奈地发现真元只剩一点点。
        我满屋乱窜,心烦意乱,毫无头绪。
        太阳开始下落,再过不久,夜晚即将降临,晚宴即将开始。
        无法假装,我想念她的眼睛。
        我亲自抹去污垢,她睁开的眼睛。
        她月牙般的微笑的眼睛。
        是的,我啊,有着奇怪的自尊。
        尽管一无所有,我要站着看到最后。
        我穿上最得体的衣服,那是我最好的道服,刮去胡须,前去参加月儿的婚宴。
        因为我啊,有着奇怪的自尊。

遊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隱藏內容請回復





評分

參與人數 2積分銀幣 +6 收起 理由
迷男 + 3
玄玄子 + 3 大佬出水!

查看全部評分

發表於 2022-4-19 12:03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有意思!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4-19 12:48:33 | 顯示全部樓層

耶~
發表於 2022-4-19 22:25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不错不错
發表於 2022-4-19 22:50:31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我企盼看结局。
發表於 2022-4-20 11:36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探讨人的内心是非常烧脑的事情
發表於 2022-4-20 13:53:44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作者别太监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4-20 15:14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@玄玄子
怎么设置回帖查看隐藏内容啊
我打算把结局设置成回帖可看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4-21 06:15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
没呢
發表於 2022-4-21 07:14:19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还是发到原创为好
 樓主| 發表於 2022-4-21 07:31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mask178 發表於 2022-4-21 07:14
还是发到原创为好

刚知道有原创板块,不过里面都是大神哎。
您完全可以当本文不存在。
發表於 2022-4-21 08:15:28 | 顯示全部樓層
奇怪的自尊
發表於 2022-4-21 08:29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好奇怪的自尊
發表於 2022-4-21 08:43:15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心挣扎,人性冲突,镜头化的叙述,小文短篇一样可以精彩。古龙作品,有“长篇不如中篇,中篇不如片段”之说,文如其人,在乎当下酣畅,淋漓尽致,哪管将来以后。迷大写作逍遥,宏观大作也有精雕细琢,必将成为传世奇书,楼主才情笔力亦非常人,但成就精品大作必需非凡的毅力精力投入,是与缪斯女神的缘分,随缘就好。
發表於 2022-4-21 08:47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看一下
發表於 2022-4-21 09:21:05 | 顯示全部樓層
有点意思
發表於 2022-4-21 09:46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看看
發表於 2022-4-21 09:52:17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且看看
發表於 2022-4-21 10:10:45 來自手機 | 顯示全部樓層
牛牛牛
發表於 2022-4-21 10:18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江淮人~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阿米巴星球

GMT+8, 2022-5-27 20:1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